中华工控网 > 工控新闻资讯 > GE前首席执行官加盟国内AIoT企业
GE前首席执行官加盟国内AIoT企业

9月24号,国内的全球化AI+IoT平台涂鸦智能宣布,请到全球工业龙头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GE)前任董事长暨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Jeff Immelt)出任涂鸦智能美国董事长,在公开新闻稿中,涂鸦智能CEO王学集称,这是涂鸦全球化发展过程中,重大的里程碑。

微信截图_20190930102225

涂鸦智能美国董事长伊梅尔特(Jeff Immelt)

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赞扬伊梅尔特是个极佳的管理者:“他是极棒的商人,也是个有一流品格的人”,为什么曾被股神巴菲特誉为神级CEO的伊梅尔特,会选择加入涂鸦?

要知道,通用电气是美国的工业神话,曾是全美国第8大、全世界第27大的企业,美媒形容,通用电气定义了‘美国时代’。这间公司至今已有127年历史,曾位列美国重要的工业指数──道琼工业指数长达111年、是该指数至今较长寿的成分股。

而伊梅尔特不仅曾经掌舵通用电气长达16年,更是带领通用电气‘化繁为简’,启动转型的关键人物。

他让通用电气,从一家曾有7成营收来自媒体与金融等非本业业务的企业,重新聚焦工业,并从近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工业物联网、数字化等趋势,让通用电气成为一家‘数字工业公司’。《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 Week)便曾经形容,在伊梅尔特的带领下,“通用电气正成为一百二十四岁的初创公司”。

据悉,涂鸦智能今年推出星云计划,意欲在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扶植66个品牌成为当地第一IoT品牌。

他于2017年自通用电气退休后,连北美龙头打车平台优步(UBER)也曾极力邀请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称伊梅尔特是全球一流的“神级CEO”一点也不为过。

曾经对优步说不的伊梅尔特,为什么会出任涂鸦智能的美国董事长?他看中的是什么?

首先,这其实不是一个“外国高管加入国内企业”的故事,而是一个“全球级的企业高管加入全球化企业”的结合。

涂鸦智能虽然是一间2014年成立于杭州的企业,但这间公司无论从资金背景、客户到布局,都是全然的全球化。

你可能不知道,已经在去年完成C轮融资、金额达两亿美元的涂鸦,目前是间估值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和商汤科技、地平线机器人等人工智能独角兽,共同名列《2019一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榜单上。

涂鸦的投资方除了中国知名资方,更遍及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所有融资额都是美元,粗估有一半的资本来自海外。

不仅资金,涂鸦的运营及市场,也是全然的全球化。论运营,涂鸦在中国、美国、德国、日本、哥伦比亚和印度等国家都设有本地公司总部,超过1300名员工遍布全球;论客户,到2018年10月底止,这间人工智能独角兽已经服务全球93000家客户,赋能的产品销售往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甚至连全球最大软件公司微软云Azure、法国第一大电信运营商Orange和软银C&S也都是涂鸦的合作伙伴。

当然,一间中国起家的企业,如果只是有全球化布局,未必能吸引一位曾引领美国传奇企业的国际级人才加入。

涂鸦智能吸引伊梅尔特加入的另一大关键,其实是因為,这是一个能让他在物联网领域完成未竟之憾的机会。

2017年卸任通用电气董事长前,他曾在《哈佛商业评论》上自述,自己最骄傲的成绩之一,是让通用电气从一个典型的综合企业集团,成为定义物联网未来的数字工业公司。“我们把通用电气重新打造为一家科技公司。”伊梅尔特曾说。

伊梅尔特任职通用电气期间,几乎每年至少造访中国两次,极度关注中国市场。

但在伊梅尔特卸任后,通用电气的工业互联网梦,因产业快速的变迁未能一帆风顺,他当年任内一手打造、和微软合作建构的一套专门搜集并分析大数据的产业平台‘PREDIX’也在2018年宣布独立分拆。以结果论,他当年在通用电气所做的物联网布局虽有远见,但并不能称得上成功。

如今,运营模式、商业逻辑都和通用电气大不相同,却同样致力于让家庭、城市、工业及企业成为一个智能互联世界的涂鸦,是伊梅尔特再一次構築物联网愿景的机会。

这得从涂鸦智能在做的AI+IoT平台,究竟是盘什么样的生意谈起。

简单说,涂鸦表面上是一个不生产自有终端产品的平台,但,今天不管你是个生产电视、灯泡、烤面包机,还是路灯、安防摄像头的厂家,在这个万物互联的时代,一间生产终端装置的企业如果想让产品智能化,都能透过涂鸦的服务无痛升级。

企业可以透过将涂鸦的智能模块,置入自己的产品,让产品智能化,或假使企业的产品已经有智能化功能,则可以使用涂鸦的公版App、或加入涂鸦的生态系,获得Powered by Tuya认证,跨品牌、品类和多达3万种以上的智能产品实现互联互通,共同串入涂鸦云,让厂家和使用者都真正实践智能互联。

“只要生活当中用到的、通电的(产品),基本上都可以用涂鸦的底层,消费者对涂鸦其实没多大感知,对涂鸦有感知的是工厂,他在产品生产时就把涂鸦的模块放进产品,快速实现智能化,十五天内就可以量产。”涂鸦智能大市场战略合作部副总裁那竞丹表示。

这种经营平台、但不生产自有终端产品的模式,不仅和伊梅尔特过去在通用电气时,采取重资产、涉入所有生产制造环节的商业模式不同,也和近年致力于打造智能互联生态系的小米不同。

用智能手机比喻,小米的智能互联生态系就像苹果的iOS系统,是封闭平台,乍看,虽然生态系内的各种装置都是由独立于小米的各厂家提供,但其实在这个系统内,小米已经投资了当中的上百家企业;相较下,涂鸦则更近似安卓,是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平台,从国内的海尔、联想、欧普照明等企业,到国际品牌如西门子、沃尔玛、日本软银C&S等巨擘,都是涂鸦赋能的企业。

涂鸦开放式的生态系统,让伊梅尔特更有机会实践他认为将影响未来全球工业制造的物联网趋势。

但更重要的,或许是涂鸦让伊梅尔特能完成,他想和年轻的初创企业一同拚搏的理想。

就像微软创始人比尔盖兹退休后致力于解决气候变迁、未开发国家健康卫生等议题,全球一流的商业领袖在退休后,追求的几乎都是心理学家马斯洛所说,人类需求层次中最高层的自我实现。

对在通用电气任职超过三十年,几乎半辈子都在一个富有历史、庞大的组织内工作的伊梅尔特而言,与一个成长、茁壮中的企业一同前进,是他生命的一块空缺。

伊梅尔特曾说,离开通用电气后,他最想做的事,就是与年轻、成长中的科技公司卷起袖子一起工作。当然,许多人会质疑,外来的和尚不一定会唸经。

随着近年越来越多国内公司加强全球化战略,我们不乏见到外籍高管加入国内企业,协助拓展全球化布局的例子。

这当中,有像联想这样的成功故事。该公司2011年,将过去的死敌、前宏碁首席执行官兰奇(Gianfranco Lanci)先请来当顾问,再一路升迁到总裁暨首席运营官,兰奇不仅带着联想击败过去的PC霸主惠普,且一路往移动互联网转型。

但,也不乏像是前小米副总裁雨果(Hugo Barra),从谷歌跳槽到小米后,未能适应环境,也未能真正帮助小米出海,而黯然离去的例子。

“他对中国有比一般美国企业家更深刻的见解”,一位不願具名的通用电气前中国高层人士透露,伊梅尔特曾造访中国至少超过三十次,他评价伊梅尔特虽是个工作狂,却也是位谦逊平易的沟通者。

只是,若客观的从伊梅尔特交棒后,通用电气在约两年的时间,股价便下跌超过六成,这位明星首席执行官最后为继任者所铺的道路,除了荣耀,其实还有许多荆棘与凶险。

如今伊梅尔特加盟涂鸦,为物联网行业新添一名资历显赫的国际面孔,但这位过去长期专注于重资产制造业的“神级CEO”,究竟能为涂鸦智能的全球战略开创出什么新局,仍有待时间来写下故事续集。

【思南新发现】福禄克1535绝缘表

  寄语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动态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工控网客服热线:0755-86369299
版权所有 中华工控网 Copyright@2008 ezrax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安备案编号:4403303010105
广西快3 极速赛车怎么找规律 秒速时时彩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秒速飞艇玩法技巧 山东11选5走势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秒速飞艇2期计划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极速赛车有人控制吗